网站导航

技术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文章 >
温庭筠 菩萨蛮 其六,温庭筠 菩萨蛮 赏析
时间:2021-09-01 01:02 点击次数:
本文摘要:温庭筠 菩萨酋 赏析在格律上,词作使用了仄韵和平韵交叠转换的调式来展现出交错细致的思想感情,而“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二句,不仅平仄实有律句,而且精妙地决定了五个悦耳的去声字:“照”“后”“镜”“面”e799bee5baa6e4b893e5b19e31333431346432“影”,置放换头之处,吟诵时,就更为变得意气飞动,抑扬顿挫。“哑”字和“太迟”字,生动地反映了女主人公的思念心烦之情态。

华体会体育

温庭筠 菩萨酋 赏析在格律上,词作使用了仄韵和平韵交叠转换的调式来展现出交错细致的思想感情,而“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二句,不仅平仄实有律句,而且精妙地决定了五个悦耳的去声字:“照”“后”“镜”“面”e799bee5baa6e4b893e5b19e31333431346432“影”,置放换头之处,吟诵时,就更为变得意气飞动,抑扬顿挫。“哑”字和“太迟”字,生动地反映了女主人公的思念心烦之情态。全篇内容是写出一个女子早晨自娇卧未醒,宿妆已割而懒起梳妆,而妆毕簪花照镜,而穿着上新的罗襦之 过程。

结构亦循此次序不作直线型之描叙,近于明晰清了。此词写出闺怨之情,却不着一字点破,而是通过主人公睡觉前后一系列的动作、服饰,让读者由此去偷窥其内心的不为人知。特别是在是词的末二句“新帖刺绣罗襦,双双金鹧鸪”,不仅体现了温庭筠词密丽浓艳的风格,而且以咏物衬人情,更加闻蕴藉。拓展资料:创作背景此词大约作于大中(唐宣宗年号,847—860)后期。

据《唐才子传》和《北梦琐言》记述,唐宣宗讨厌曲词《菩萨酋》,相国令狐绹决意请求温庭筠代己新的堆《菩萨酋》词以入。据此由此可知《菩萨酋》诸词乃温庭筠撰而由令狐绹进贡唐宣宗之作。其时当在大中四年(850)十月至十三年(859)十月之间,《唐五代文学编年史》编入大中六年(852)前后,正值温庭筠屡试不第之时。作者简介温庭筠,唐代诗人、词人。

本名岐,字飞来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裕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遣官韵,八叉手而出八韵,故有“温八叉”“温八吟”之称之为。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罪避讳,所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宽被贬低,终生不得志。

官惜国子助教。通晓音律,诗词兼任工。

诗与李商隐合称,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美。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为首”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小。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菩萨酋·小山重合金明灭温庭筠的菩萨酋解析一、词学专家周汝昌先生指出:此篇通体一气。精整无只字杂言,所写出只是一件事,若为之白鱼一题目增入,乃是“梳妆”二字。领会此二字,一切迎刃而解。

而妆者,以眉为始;梳者,以鬓居多;故首句即写出眉,次句即写出鬓。小山,眉妆之名目,晚唐五代,此样流行,载于《海录碎事》,为“十眉”之一式。约“眉山”一词,亦因此起。眉曰小山,也时时载于当时词中,如五代蜀秘书监毛熙如雷7a64e58685e5aeb931333366303664《女冠子》云:“修蛾慢脸(脸,古义,专指眼部),不语檀心一点(檀心,眉间额妆,双关语),小山妆。

”于是以所指小山眉而言。又如同时孙光宪《酒泉子》云:“玉纤(手也)深曳眉山小,镜中嗔共照。翠连娟,白缥缈,早于妆时。

”亦于是以写出晨妆对镜画眉之情景。由此可知小山本曰淡扫蛾眉,实与韦庄《荷叶杯》所谓“一双恨黛远山眉”同义。原有解法多以小山为“屏”,只不过并未恭。

此由(1)知道全词脉络,误以首句与下无内在联系;(2)知道“小山”为眉样专词,误以为此乃“小山屏”之修改。又知道“砌”乃眉蹙之义,欲将“重合”由此可知重重叠叠。然“小山屏”者,译为为今言,曰“小小的山样屏风”也,故“山屏”即为“屏山”,为连词,而“小”为状词;“小”可省减而“山屏”不能混杂而止用“山”字。

既以“小山”为屏,又以“金明灭”为日光照映长短之状,不但“屏”“日”仅有无着落,章法脉络亦不能遍寻矣。轻在诗词韵语中,往往读书平声而义为去声,或者反是,仅有以音律上的得当为定。此处声平而义去,方为识音。

砌,相等于蹙眉之蹙字义,唐诗有“双蛾砌柳”之语,于是以此之谓。金,所指唐时妇女眉际妆饰之“额黄”,故诗又有“八字宫眉玉女额黄”之句,其良证也。一并眉喻为山,再行将鬓喻为云,再行将腮喻为雪,是谓文心脉络。

垫晨间闺中待起,其眉蹙锁住,而鬓已杂乱,其披拂之放缕,掩于面际,故上则扰凌眉端额黄,在隐现明灭之间;下则欲度腮梨,——度实亦扰凌之意。如此,山也,金也,云也,雪也,构为一幅春晓图,十分古朴。上来两句所写出,待起并未起之情景也。故第三句接续懒起,起字一伴——虽曰懒起,并非不起,是娇懒如期而起也。

闺中晓起,必梳妆,故“画蛾眉”三字一点题——于是以梁“小山”而来。“弄妆”再行点题,而“梳洗”二字又于是以承鬓之腮雪而来。其双管并下,脉络最清。然而中间又着一“太迟”字,近与“哑”相为交织,将近与“摸”字相注释。

“摸”字最奇,因而是一篇眼目。一“太迟”字,多少层次,多少时光,多少心绪,多少神情,俱被此一字包尽矣。梳妆虽太迟,注定需有完之日,故过片关闭,即写出梳妆已谏,最后以两镜前后互补而审看梳妆否符合标准。

其前镜,妆台奁内之座镜也;其后镜,手中持之柄镜也——俗呼“把儿镜”。所以照者,为看两鬓簪花否巴比扎,而两镜之交,“套景”重合,花光之与人面,亦交互重合,至于无数层次!以十个字写出此无以状之妙景,尽得神理,实乃奇绝之笔。词笔自此,写出梳妆题目已尽其能事了,后面又剌有两句,又知道为何而设?新贴,新鲜之“花上样子”也,剪纸为之,贴于绸帛之上,以为刺绣之“蓝本”者也。

盖言梳妆既巴比,欲开始一日之女红:刺绣罗襦,而此新样花贴,没想到是一双一双的的鹧鸪图纹。闺中之人,闻此图纹,不已有所动容。此处之所感所触,乃与结尾之山眉浅蹙,梦起迟妆者适当。

由此一例至为飞卿词极工于的组织联络,回互交织之智。二、全篇内容是写出一个女子早晨自娇卧未醒,宿妆已割而懒起梳妆,而妆毕簪花照镜,而穿着上新的罗襦之 过程。

结构亦循此次序不作直线型之描叙,近于明晰清了。此词写出闺怨之情,却不着一字点破,而是通过主人公睡觉前后一系列的动作、服饰,让读者由此去偷窥其内心的不为人知。

特别是在是词的末二句“新帖刺绣罗襦,双双金鹧鸪”,不仅体现了温庭筠词密丽浓艳的风格,而且以咏物衬人情,更加闻蕴藉。三、在格律上,词作使用了仄韵和平韵交叠转换的调式来展现出交错细致的思想感情,而“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二句,不仅平仄实有律句,而且精妙地决定了五个悦耳的去声字:“照”“后”“镜”“面”“影”,置放换头之处,吟诵时,就更为变得意气飞动,抑扬顿挫。拓展资料创作背景此词大约作于大中(唐宣宗年号,847—860)后期。

据《唐才子传》和《北梦琐言》记述,唐宣宗讨厌曲词《菩萨酋》,相国令狐绹决意请求温庭筠代己新的堆《菩萨酋》词以入。据此由此可知《菩萨酋》诸词乃温庭筠撰而由令狐绹进贡唐宣宗之作。其时当在大中四年(850)十月至十三年(859)十月之间,《唐五代文学编年史》编入大中六年(852)前后,正值温庭筠屡试不第之时。

全词顺利地运用了反衬手法,直白含蓄地说明了了人物的内心世界。鹧鸪双双,反衬人物的寂寞;容貌服饰的刻画,反衬人物内心的孤独空虚。

作品体现了作者的词风和艺术成就。温庭筠的《菩萨酋》的文学创作背景是什么?温庭筠 (大约801—866),唐代诗人、词人。原名岐,字飞来卿,太原祁(今科山西)人。

唐初宰相温彦博之后裔。《新唐书》与《旧唐书》皆有传。年轻时才思敏捷。

晚唐考试律诗,八韵一篇。据传他叉手一诗之后出一韵,八叉八韵宣告付梓,时人亦称作“温八叉”、“温八吟”。诗与李商隐合称,相提并论“温李”。

词与韦庄合称,相提并论“温韦”。诗词工于体物,设色丽,有声调色彩之美。

吊古行旅之作感叹沉痛,气韵甜美,尚存风骨。多写出女子闺情,风格浓艳精致,甜美流畅。

诗词兼任工,是花间词派的最重要作家之一,被称作花间鼻祖。温庭筠位仕途不不解,官止国子助教。这里谈两则故事,即可见一斑。

在封建时代,一个读书人即使有最差的文才,若接连不断地触怒上级,那他青云直上的希冀难道就不会被无声无息地中止了。而温庭筠正是这样一个人。一次唐宣宗微服上下班,在一个旅馆里恰巧碰上了温,但他俩当时彼此之间了解;温庭筠较为刻薄,而且还具有嘲讽的口吻回答宣宗:“您不就是当司马、长史之类的官吗?”在获得坚称后,甘又之后面谈:“那么,您莫非就是那些县尉、主簿之类的官吧?”对温所牵涉到的一众小官,宣宗只好说:“均非也!”回京后,宣宗心里觉得实在不心痛,欲命令宰相把甘贬到了方城当县尉去了。一次唐宣宗命宰相令狐绹写出些可爱的《菩萨酋》词让宫女合唱。

但文墨受限的名宦之子令狐绹深知自己写出不来好词来,之后托付给当时不作诗作词甚有名气的温庭筠驻华,写出好后上报给皇帝,受到了皇帝的赞许。本来令狐绹嘱咐过温不要把这代作词的实情“砍死”过来,结果还是被捅了过来。这样一来,实在老脸到处拢的令狐绹自若大怒,从而亲近了温,使温在令当权时饱受磨折。

但温却是是很有才华的,后来狐令其绹仍向甘咨询一些事情。谁知甘又慢条斯理地拿令狐打趣说道,大人所要解决问题的问题在《华南经》里之后可寻找;要告诉,它并不是什么冷僻的书嘛,所以相公在管理国家大事之余,也不妨多想到些书。这话堪称激怒了令狐绹,从而他就仍然理会甘了。

后来,甘在诗里就写出有“因闻此恨人多乘积,悔读《南华》第二篇”的句子,用来指出他自己的内敛感慨,但于事却无补了。咸通四年(863年),温庭筠因穷迫乞于扬子院,醉而犯夜,竟然被侦察的兵丁打耳光,连牙齿也折扣了。他将此诉于令狐绹,令狐绹未处理责备之兵丁。兵丁近于言温庭筠狭邪丑迹。

因此有关温庭筠品行极坏的话记了到京师。63岁老翁,被折扣了牙齿,并且堕了更坏的名声,温庭筠不得已特地到长安,答允公卿间,申说原委,为己雪冤。

随后即居住于京师,于六十六岁(866年)卒。温庭筠在朝廷不得志,大自然整日闷闷不乐,所以他在文学创作那首《菩萨酋》时,大自然抒写心中的沮丧。

所附:温庭筠《菩萨酋》 原词: 小山重合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太迟。

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新的张贴刺绣罗襦,双双金鹧鸪。【书画:菩萨酋】 温庭筠的《菩萨酋》缴在《花间集》的共十四首,这是其第一首。本词写出一个睡觉闺中的妇女,从睡觉而梳妆以至穿衣一系列的动态,借此反映出有她的处境及心情。

首二句为主人公初睡觉的情态。以特写的手法,引人注目主人公的形象,次句为主体,首句为衬景。“小山”为床榻围屏上的画景,“金”为涂抹在屏山上的颜色。“明灭”为日光利用窗纱太阳光屏山阴阳显晦之状。

“鬓云”为鬓边弯曲的黑发,曲卷而轻扬,状如云朵,常以云形容之。欲度”从云常流动设想,描绘出鬓发轻扬之状。“香腮雪”形容主人公衬映鬓发的脸颊之味白。

整句半部一副妹慵的女性面貌,因“鬓云欲度”正是鬓发杂乱未整之状,句中也说明了呆坐懒起的时间过程。这第二句在读者眼前展示出这样一个镜头:在小山重合金色明灭的画屏环绕着的刺绣榻上,一位少妇刚跪起,她杂乱的鬓发,形似流云样即将童年她雪白香艳的脸腮。

三、四两句开始写出她下床后的活动。“懒起”二字透漏出有主人公的情绪,下句“太迟”字与之适当,是理解曲中词意的关键。

“懒起”即懒懒地一起。一“哑”一“太迟”,近于闻其无情无绪之神情,与“梳洗谏,独倚望江楼”(《望江南》)之因有所希冀而行动应急,表情迥异。“弄妆”曰妆扮时频密重复做到摸。

“太迟”字总梁“弄妆”与“梳洗”诸事。在这二句中,主人公妹慵之状宛然可见。下阕写出其人之之后活动。“照花”二句写出其对镜簪花,于客观地刻画人物活动中,暗寓其人对镜时自赏自怜之意。

自赏:人面如花上;自怜:盛年睡觉。此“花上”当为插于发髻之饰物,非喻人面,从次句之花面并提由此可知。前后镜对照,脑后发髻簪插之花映于前镜,乃与镜中人面交相辉映,其人之容色光丽可想。最后二句写出梳妆后穿著衣服,不写出其动作,但解读主人公眼中的衣上彩绘--金线绣的一双双的鹧鸪鸟。

比如说她满怀心事,懒洋洋地勉自梳妆谏,刚刚要着衣时,而入眼的乃是“双双金鹧鸪”,则其情当如何尴尬! 本词读音下有其特点,其一是作者只是在生活的片段过程中,挑选最具备特点的动态或物象,稍加勾画,省却彼此间的表面联系,如首句仅有写出床周屏风的景色,而省略这景色所把持的屏和榻。次句只是突现出有一个睡起的女子面貌,其他一切事物都隐蔽在可动容的微妙之中,两句合看,才可依据已勾勒出有的形象加以想象补足,包含一幅原始的“晨636f70797a686964616f31333332613764闺”图画。其次是表情隐密,作者只是对人物动态及有关景物不作客观刻画,但于其中微露或似乎人情,给读者尽多的想象体会余地。

至于辞藻浓丽,堪称温词的普遍现象。因此种种,经常使读者深感难懂,然如细心玩索,得其艺术匠心所在,当更慧情味丰满。

参考文献:阿袁《唐诗故事》;江苏古籍出版社《唐宋词书画辞典》菩萨酋 温庭筠 翻译成原 文 小山重合金明灭,鬓百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太迟。照花前后镜,度花面交灵秀。

新帖刺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译为 文知 小山重重叠叠,晨曦闪闪或清或灭亡,鬓边纹路飘过洁白的香腮似道雪。

懒得一起所画一所画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慢吞吞意如期。照一照回新的挂的花朵对前镜又地后镜,红花与容颜交相辉映,刚刚穿着上的绫罗裙襦,刺绣着一双双问的金鹧鸪。

温庭筠 5首菩萨酋 赏析温庭筠《菩萨酋》小山重合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太迟。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新帖刺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赏析:这首《菩萨酋》,为了适应环境宫廷歌伎的声口,也为了装饰皇宫里的生活情趣,把妇女的容貌写出得很美丽,服饰写出得很华贵,体态也写出得十分娇柔。

好像刻画了一帽唐代仕女图。词的上片,写出床前屏风的景色及梳洗时的妹慵姿态;下片写妆纶的情态,似乎了人物孤独寂寞的心境。全词直白含蓄地说明了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并顺利地运用反衬手法。

鹧鸪双双,反衬人物的寂寞;容貌服饰的刻画,反衬人物内心的孤独空虚。展现出了作者的词风和艺术成就哑句指懒得一起太迟句指梳洗打扮 慢吞吞 意如期菩萨酋夜来皓月才当午,重帘悄悄无人语。深处麝烟长,枯时拔厚妆。

当年还自惜,回忆那堪忆。花露(一作落)月明残,锦衾知悉寒。前三句都是写出环境。

第一句写出时间,应当是在后半夜。第二句写出地点,在重帘之后,也就是在闺中。另外还有“无人语”三字,写出环境之凝,也解读词中女子孤身一人。第三句写出室内环境,熏炉里麝香早已燃尽(所以才到了“深处”)。

第四句写道人,“枯时拔厚妆”,就是说,这女子睡觉时脸上还拔着淡淡的妆。本来,这是个很美也很清幽的状况,但是散发出一股孤独的情绪来。下片写出女子的思绪。

当年还自惜”,女子在一片宁静中醒来时,躺在床上回想过去,感觉过去的幸福都早已仍然。“回忆哪堪忆”,回忆不堪回首,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是孤身一人,越是回想过去的幸福,越是点缀经常出现在的孤独,所以致使忆。“花露(堕)明月残”,写景,以这种零落的景象似乎女子的遭遇或是思绪。“锦衾知悉寒”,这句意蕴尤为非常丰富,细点说道:“晓寒”,不单单是指温度的较低,而是说道“我一个人穷睡觉,凌晨所感受到的严寒”,意思主要是放到“穷睡觉”上。

“锦衾知悉寒”,实质上是说道这种“晓寒”没有人告诉。寒,怎么办呢?不得已盖好锦被,可是就越垫得贤,越是实在茫然,因为锦衾显然寒冷没法那种穷睡觉的寒。然后再行看“当年还自惜”,这个句子长时间的语序应该是“自惜当年”,可是中间还加了一个“还”字,就是说“又在自惜当年”。

后面又接着一句“回忆哪堪忆”。就是说,经常自惜,然后又说道算了吧,不忆了吧。但用没法多久,又不会再行来一次。

如此反反复复。这个“还”字,就较为有一点玩味了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大笑纱窗于隔年。相会牡丹时,e79fa5e98193e78988e69d8331333332643933暂来还愁。

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心事竟然谁知?月明花满枝。菩萨蛮翠尖金缕双鸂鵣,水纹粗起春池碧。池上海棠梨,雨晴红满枝。

绣衫菩笑靥,烟草粘飞蝶。青琐对芳菲,玉关音信熟。菩萨蛮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思念。

灯在月胧清,觉来闻晓莺。玉钩褰翠幕,妆浅旧眉薄。

春梦于是以关情,镜中蝉鬓重。菩萨酋宝函钿雀金鸂鵣,灵芝阁(一作关)上吴山碧。杨柳又参劾,驿桥春雨时。

画楼音信折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获知。我早已竭力了温庭筠的菩萨酋一共多少首?是十四首还是十五首?温庭筠菩萨蛮词 十四首 菩萨酋 小山重合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太迟。

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新的张贴刺绣(一作著纱)罗襦,双双金鹧鸪。菩萨酋 夜来皓月才当午,重帘悄悄无人语。深处麝烟长,枯时拔厚妆。

当年还自惜,回忆那堪忆。花露(一作落7a64e58685e5aeb931333330363261)月明残,锦衾知悉寒。

hth华体会

菩萨酋 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大笑纱窗于隔年。相会牡丹时,暂来还愁。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

心事竟然谁知?月明花满枝。菩萨酋 翠翘金缕双鸂鵣,水纹粗起春池碧。池上海棠梨,雨晴红满枝。

绣衫菩笑靥,烟草粘飞蝶。青琐对芳菲,玉关音信熟。

菩萨酋 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思念。灯在月胧清,觉来闻晓莺。玉钩褰翠幕,妆浅旧眉薄。

春梦于是以关情,镜中蝉鬓重。菩萨酋 宝函钿雀金鸂鵣,灵芝阁(一作关)上吴山碧。杨柳又参劾,驿桥春雨时。

画楼音信折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获知。

菩萨酋 玉楼明月相貌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言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花落子规愁,绿窗残梦爱好者。

菩萨酋 凤凰比较盘金缕,牡丹一夜经微雨。明镜照新妆,鬓重双脸宽。画楼东临幸,栏外垂丝柳。音信不回来,社前双燕返。

菩萨酋 牡丹花谢莺声赫尔,绿杨剩院中庭月。相忆梦难成,背窗灯半明。翠钿金压脸,孤独香闺凌。

人近泪阑干,燕飞春又割。菩萨酋 满宫明月梨花红,故人万里关山于隔年。

金雁一双飞,泪痕沾绣衣。小园芳草蓝,同住越溪曲。杨柳色依依,燕(一作雁)归君不归。

菩萨酋 南园满地填轻絮,愁闻一霎冬至雨。雨后却斜阳,杏花零落香。

无言烘睡觉脸,枕上屏山凌。时节欲黄昏,无趣羞倚门。菩萨酋 雨晴夜台飘逸日(一不作月),万枝香袅红丝拂。

闲梦忆金堂,满庭萱草宽。绣帘垂箓簌(此二字以“忽”字头换回竹字头),眉黛远山蓝。春水舟溪桥,凭栏魂意欲歧义。菩萨蛮竹风轻动庭除冻,珠帘月上飘逸影。

山枕隐浓妆,绿檀金凤凰。两蛾恨黛浅,故国吴宫远。春怨于是以关情,画楼残点声。菩萨酋水精帘里甚黎枕,变暖梨纳吉梦鸳鸯锦。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一作日)天。藕丝秋色深,人胜参差剪成。双鬓于隔年梨白,玉钗头上风温庭筠《菩萨酋》诗歌书画  神情毕现 精妙绝伦  ——说道温庭筠的《菩萨酋》 蔡厚示  小山重合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太迟。  照花前后镜,花上面交灵秀。新的张贴刺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在中国文学史上,温庭筠(大约812-866)可称作第一位专业词人。这不仅因为他的词名压过了诗名,而且由于中国词史上的词别传就是指他的《金荃集》开始的。他流传下来的词将近七十首,主要留存在赵崇祚编成的《花间集》中。

它大都写出闺妇或妓女们的爱情,但也有少数写出边塞题材的作品。  据宋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四载:唐宣宗李忱爱人演唱《菩萨酋》词,令狐綯丞相央温庭筠代作若干首(据《乐府纪闻》为二十首,现存十五首)。

词出后,令狐綯冒称是自己的作品,暗地里送给李忱,并嘱咐温庭筠不要声扬过来。温庭筠却迅速地说道过来了,因此触怒了令狐綯,以致终生不被器重。

  这首词写出一个闺中贵妇的悲哀心情。首句中的"小山"一词,历年来有多种说明。许昂霄《词综偶评论》说道:"垫指屏山而言"。

全句曰屏风上雕绘着重重叠叠的小山,在阳光的照亮下,金光一明一灭地闪光。另一解法指出指眉。《天宝遗事》载有:"明皇幸蜀,命画工作十眉图。

"据《海录碎事》:"十眉图:一鸳鸯、二小山……"。"金重合",曰把眉毛所画出黄色,像金一般重合。杨慎《词品》说道:"北周静帝令人黄眉墨妆,其风流于后世。"全句是说道,眉上涂的颜料有的丢弃了,因此金光有明有灭,似乎睡后妆割了的意思。

我师林庚先生曾另作一解法。他在1962年给我的信中说道:"小山重合"指发髻,"金明灭"指首饰上闪动着7a64e4b893e5b19e31333234303733的光彩。这自可备一说。但根据词的上下文义一眼推测,形似改以不作眉毛为好。

因为首句说眉上的颜色变黑了,次句说道头发蓬蓬松松地慢垂到腮边了,三、四两句才接着说道女主人公懒洋洋地睡觉画眉和梳妆。这样前后交织,层次十分明晰。

  下片写出她梳洗和装扮齐整了,为了看头上的花饰否挂好,之后拿两面镜子一前一后地照着男子汉。镜子里交叉经常出现了她的脸孔和花饰。它相互辉映,变得十分漂亮。

末两句写出她穿着上新贴图样的绣花丝绸短袄,袄子下盘着一对对金色的鹧鸪。这双双对对的鹧鸪,想起她无限的情思。  表面显然,这首词写出的不过是女主人公从睡醒后到梳妆打扮完了过程中的几个镜头,却能充份透漏出有她内心的简单感觉,做神情毕现。

结尾两句,写出她脸孔雪白、芳香,头发像浓云一般乌黑坚硬,再行纹上金黄色的眉毛,变得多么光艳!它不仅让读者看见色彩和气味香味,而且企图感受到读者的全部感官。在短短十四字中,竟然把色泽、气味、体态……连同神情都生动地描绘出来,技巧无法说道不低。俞平伯先生认为:"'度'字所含飞动意。"叶嘉莹女士《迦陵论词从稿》也说道:"'度'字生动,……不足以唤醒人开朗之意象。

"在词人的误解中,"云"字乃从"鬓"字长成,"度"字又从"云"字长成。词人再于"度"字再配一"意欲"字,就把无生命的"鬓云"写活了。

比如说:于金光明灭亡之中,云鬓开先之际,连细小的眉、放也如此富裕生气,岂不更加撩人乎?这两句,已写女主人公妹慵万分,所以第三句点出有一个"哑"字,这才不使人实在"哑"字高耸。不仅不实在高耸,反实在它与上文扣得很凸。因为眉割了,之后画眉;发松了,之后梳妆。

第四句末用个"太迟"字,解释女主人公对梳妆打扮并无胃口。因为她心上的人不出身旁,装扮得再行可爱又给谁看呢?又"妆"字上着一"摸"字,之后不含无趣已极而借以玩乐的意味。  五、六两句,衬出一幅花面灵秀图。花似人面,人面形似花上。

花上固然美,但"花开堪腰直须腰,莫待无花空折枝"!人面固然也美,但红颜易老,青春无以派驻,只怕也跟花一样易开易堕啊!  结拍两句,说道她穿着上短袄,看著一双双用金线绣出的鹧鸪尘世。鹧鸪尚能懂成双成对,而人呢?鹧鸪或许在叫:"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而她的哥却早就外出远去,这怎不教教人难挨饥渴呢?  话说回来,这首词艺术技巧固然很高,思想内容却较为匮乏。尤其是温庭筠词大都写出这类题材,浓墨重彩,看多了难免使人腻味。清常州为首词人张惠言把此词比作屈原《楚辞》中的"修吾初衣"之意,大自然是拟于不伦,但另有人把它斥为黄色作品,我看也难免过分。

清人刘熙灾在《艺概》中说道:"温飞卿词,精纱绝人(伦),然类不出乎意料绮怨。"说道得非常中肯的。

我以为,通过对温庭筠词艺术技巧的探究,是需要取得一定的审美价值的。  ===========================  温庭筠  香灯相伴残梦, 楚国在天涯。  月堕子规赫尔, 满庭山杏花。

  在五、七言绝句中,五绝更为近古;前人论五绝,也每以“调古”为上乘。温庭筠这首五绝,却和崇尚感慨、浑朴、古代澹的“调古”之作迥然有别。它的意境和风格都更加相似于词,甚至不妨说道它就是一种词化的小诗。  碧磵驿所在不可考,据次句由此可知,是和诗人怀想的“楚国”相距很远的一所山间驿舍。

诗中写的,仅有是清晨无语以后瞬间的情思和感觉。  首句写出旅宿者清晨刚醒时恍忽莫法特的情景。甸睡时,思绪还逗留在刚消逝的梦境中,好像还在之后着昨夜的残梦。

在恍忽莫法特中,看见孤灯荧荧,明灭长短,更加加添了这种恍在梦中的感觉。“残梦”,于是以点题内“晓”字,并且散发出一种忧郁的意绪。不必“孤灯”而用“香灯”这种恬静的字面,固然和诗人的喜作绮语有关,但在这里,形似有似乎梦境的内容性质的意味,且与全诗柔婉的格调获得统一。“香灯”与“残梦”之间,着一“相伴”字,不仅透漏出有旅宿者的穷孑无伴,而且将夜梦时间无形中缩短了,使读者从“相伴残梦”的瞬间大自然误解到整个梦魂弥漫、孤灯伴的明月。

  次句突然宕进,写出到“楚国在天涯”,或许冲刺相当大。实质上这一句并非一般的描述语,而是刚刚醒来时的旅人此刻心中所想要,而这种怀想又和夜来的梦境有密切关系。

原本旅人夜来梦魂弥漫的地方就是远隔天涯的“楚国”。而一唤醒来,惟见空室孤灯,证悟此身仍在山驿,“楚国”仍远在天涯,自若怅然若失。这感叹山驿明月楚国近了。

温庭筠是太原人,但在江南日幸,俨然以“楚国”为故乡。这首诗正是抒发思楚之情的。

  “月堕子规赫尔,满庭山杏花。”三、四两句,又由心之所系的天涯故国,并转返回碧磵驿的眼前景物:月亮早已落下去,“愁夜月,恨空山”的子规也暂停了凄清的鸣叫声;在晓色阴暗中,驿舍的庭院于是以盛开了茂盛的山杏花。这两句情寓景中,写出得十分含蓄。子规鸟又叫思归、催归,鸣声犹如“不如归去”。

特别是在空山月夜,啼声更加变得凄清。这里说道“月堕子规赫尔”,正暗散发出昨夜一夕,诗人独宿山驿,在子规的哀鸣声中翻动着羁愁归思的情景。这时,子规之声再一间断,仍然为它所机车的归思也略为有两脚,心境略趋安静。

就在这种情境下,诗人突然瞥见满庭绽放的山杏花,心中若有所控。全诗也就在这但书即目所见与若有所感中悠然收住。

对这景物所引发的动容、误解和记忆,则不着一字,任凭读者去寻味。这境界是美的,但或许具有一点孤独和悲伤。

其中蕴含着一种愁思稍趋安静时目时逢幸福景物而引发的淡淡喜乐,又好象在伤心中仍不免有身处异乡的陌生感和穷孑感。碧磵驿此刻早已是山杏绽放,远隔天涯的“楚国”,毕竟也是满目春色、繁花似锦了。诗人当日目相接神遇之际,其感觉与误解有可能本来就是浑沦一片,不颇明晰,因此笔之于纸,也就和盘托出,不加点睡,包含一种阴暗淡远的境界。

这种表现手法,在温词中运用得十分广泛而且顺利,象《菩萨酋》词的“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心事竟然谁知?月明花满枝”,“花落子规愁,绿窗残梦爱好者”,“雨后却斜阳,杏花零落香”等句,都是显例。对照之下,可以找到“月堕子规赫尔,满庭山杏花”两句,无论意境、情调、语言和表现手法,都与词十分相似。  这首诗完全通篇写景(第二句从抒情主人公心中所想的角度去解读,也是写景,而非故事情节),没必要抒情的句子,也没多少故事情节成分。

图景与图景之间没棚顶过渡性,似续似断,中间的空白比一般的诗要小得多。语言则比一般的诗要柔婉恬静,这些,都更加相似词的作风。温庭筠的小诗将近词,推倒主要不是指出词对诗的影响,而是体现出有诗向词进化的迹象。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体育app,温庭,筠,菩萨,蛮,其六,赏析,温庭,筠,菩萨,酋

本文来源:华体会体育-www.drtzdb.com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21 www.drtzdb.com. 华体会体育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34126888号-5

地址: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榕江县文近大楼874号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28-917128672

扫一扫,关注我们